北城以北

你孤独的像一只无家可归的鹿,我热情的像一头想把你吞并的狼

【团兵】被虐成狗了一定要快点治愈一下自己

84话产物,
早上的构思晚上的手机打字,产速非常快所以各种bug和内容的混乱就不要在意了反正我不管我就要最后团兵好好在一起了。
.
七色里青色不好写,省略。
.
.
.
01.
他就这么看着埃尔文死去,
血液渐渐冰冷凝固。
未完成的梦想成为最后的遗憾。
周围是鲜血四溢的残肢断臂,
重生之人的同伴欣喜若狂,
已死之人身边只旧友默哀。
啊啊,只有活着才有未来,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悲伤满溢,
鲜血染满双手,
永远无法洗净的罪孽,
以后只有由自己承担。

那是红色的死亡。
.
.


02.
他们一起看过很多黄昏,橙色的残晖温暖了无数个黑夜。

那是橙色的陪伴。


.
03.
第一次跟埃尔文表白是什么时候呢?
利威尔记得是在某一次壁外调查的前一夜的时候。
但埃尔文拒绝了他。
一定是自己当时表情太难看,
埃尔文给了个拥抱表示安慰,
有怜惜,有拉拢,有抱歉,有安抚,也许还有他渴望的那种爱。
利威尔二话没说给了那混蛋一脚,分开的时候被拉住了手臂,然后手腕被系上了一条黄色的丝带。
“黄色丝带代表平安回来。利威尔,如果这次我们都能活着回来,我们就在一起吧。”
埃尔文突然哼起了歌,
“我就要回家了,
我已经服完刑期。
现在我必须知道我还拥有什么。
如果你收到我的信,
信上写着我即将自由。
如果你还要我,
那么你将知道怎么办,
请在老橡树上系一条黄丝带。已经三年了, 你还要我吗?
如果我没有看到老橡树上系着一条黄丝带,
我会留在公共汽车上,
忘了我俩的过去,
把过错归咎于我。
司机先生,
请帮我看看,
因为我无法承受我所可能看到的一切。
我的心灵仍在监牢之中,
而我所爱的她握着开启牢门的钥匙。
我写信并告诉她,
我所需要的只是一条简单的黄丝带来释放我。
现在这整辆公共汽车都在欢呼,
我无法相信我的眼睛,
我看到有一条黄丝带系在老橡树上。
我就要回家了。”

那是黄色的祝福。
.
.


04.
利威尔还记得那次调查兵团重大损伤,被迫撤退到岩穴里躲雨休整的夜晚,他独自走到暴雨中,用雨水冲洗满身的血污,还未蒸发完的巨人血和在自己面前死无全尸的属下的血混成一团。
身上突然被盖上一件熟悉的绿色披风——
“埃尔文?”
“你我还没死。人类,还没有输。”
满心的疲惫和悲伤被埃尔文搂在怀里,利威尔紧紧攥住了对方的披风。
“感觉有你在,就还不算太坏啊。”

那是绿色的希望。
.
.


05.
埃尔文有双令人赞叹的漂亮眼睛,利威尔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就知道再也忘不了了。
他能看懂他眼里的一切。
如九天雪山的冰冷样子,
像无底大海的深沉样子,
还有决然的 悲伤的 以及拥抱亲吻时候欣喜安心的样子,
印在心底,
后来很多年午夜梦回总是会想起。
利威尔知道自己沉沦了。
当岁月流逝,记忆不再清晰,
面容和身体的很多细节无法记起,唯有那双湛蓝的瞳孔,
生命消失在即,却温暖的让人无法抽离。

那是蓝色的眷恋。
.


06.
“三天前全城病亡官民无一幸存
霾风淹歇沉寂第四天响起钟声
没有人撞钟瘟疫统摄着这座城
城门紧闭河道淤塞鸟兽绝迹
官吏庶民三天前横斜成尸
钟声响起缓缓不停那是第四天
.
不停缓缓钟声响了很多百十年
城门敞开河道湍流燕子阵阵飞旋
街衢熙攘男女往来会笑会抱歉
像很多贸易婚姻百十年前等等
没有人记得谁的自己听到过钟声
钟声也不知止息后来哪天而消失”
…………
.
利威尔从睡梦中惊醒,
一抹脸发现全是眼泪。
埃尔文放下手中的诗集,
用手擦去了恋人的泪水。
“做噩梦了吗,利威尔?”
“是啊,很长很长的梦,最后梦到你死了。”
“只是个梦,利威尔,我很好,我们都很好。”
紧紧拥抱,大口喘息,尽可能多吸进一些对方的气息,手指用力陷进皮肤,仿佛在确认到底哪个是真实的,
哪个是梦。

这是公元2016年8月的一个平静的早晨,
坐标帕尔马,
米兰和罗马之间的城市,
一个“托斯卡尼尼生在这里,帕格尼尼安葬在这里”的地方。
大汗淋漓的利威尔大梦归来,
两人热烈亲吻,
身体交缠在一起。
窗外是一片紫色郁金香开的正艳,
它的花语是,
无尽的爱。
.
.



————————————
【注意】
.
【03】
此文黄丝带的取义不是其现代含义而是来源故事里的祝福之意。
以下内容来自百度:
黄丝带代表的是「平安归来」。 黄丝带的含义:哀悼、思念、祈福、希望、盼望亲人平安。 黄丝带的来历: 1971年10月14日《纽约邮报》刊登了一篇小说:长途车上坐着一位沉默不语的男子,在同车的年轻游客的盘问下终于开了口。原来他刚从监狱出来,释放前曾写信给妻子:如果她已另有归宿,他也不责怪她;如果她还爱着他,愿意他回去,就在镇口的老橡树上系一根黄丝带;如果没有黄丝带,他就会随车而去,永远不会去打扰她……汽车快到目的地了,远远望去,镇口的老橡树上挂了几十上百条黄丝带,车上的乘客都欢呼起来。
黄丝带的歌曲名称“Tie a yellow ribbon around the ole oak tree ”
【06】
开篇引用自木心诗选。
——————————
end

【团兵】脑洞文的草稿 极夜

【废话】我喜欢先想好开头结尾再填中间,所以此文遥遥无期,只是丢上来做个纪念😂
【注意】原计划文是双结局,一个好好在一起了一个两人死别了,可以看做是两个平行世界的不同结局。这里只是BE的那个结局😂的草稿。
!!!!团长死亡!!!!

.
.
.
.
.
.
尾声.

“在爱情的结合中,我看到圣徒和诗人们所想象的天堂景象的神秘缩影。” ——罗素
.
.



“利威尔,我很开心你能陪我走到最后。”

“也很开心,直到我要死了你也没离开”

“你自由了,我们都自由了。”
.
清亮的湛蓝的瞳孔的光渐渐黯淡,埃尔文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利威尔深深的吻住了他。
仿佛用尽一生的气力。
而他也确实没法再说什么了。
埃尔文只感觉意识慢慢远去,他最骄傲的战士和最亲爱的恋人的身影变得模糊,视线被一片白色覆盖,直至彻底坠入永远的黑暗。
.
就像你说的,除了死别,一切都还有未来,要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

今年的第一场雪下了起来,为死去的人们盛住最后的念想,落在生者身上。
利威尔觉得自己应该是哭了。
.
你那么痴情迷人说过无数情话。
却至死只字不提,爱我。
.
新政府的事务按照埃尔文留下的文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切井然有序就好像还是那个人在指挥着。

利威尔回绝了封为将军的女王旨意。
“我只想带着埃尔文离开,我唯一的,最后的请求了。”
女王没有理由拒绝,只得轻轻点头,然后她看到了面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露出了堪称温柔的笑容。
褪去杀气和冷漠,利威尔笑起来的时候,其实真的是温柔的。
【我的利威尔是个举世无双的美人啊!】
她想起埃尔文曾一脸痴汉的感叹道。
如果还有谁能有幸看到利威尔此时的笑容,映上夕阳金灿灿的余晖和一身笔挺的军装,任何人都会觉得,
“举世无双”,他担得起这几个字。
.
利威尔带着埃尔文骨灰离开王都的时候已是春初,气温一点点回升,萧索的大地开始着绿。
艾伦,韩吉等人全都到城门送行,目送着昔日的兵长带着他的爱人乘着马车离去。
像是逃亡,像是私奔,像是永无归途的远行。
.
一年又一年,又一年的春天悄然来临。绿草鲜花早已掩埋无名的尸体和曾经的战火与硝烟。
“看,春天又来了。”
.
“如果秃子你还在,我就不会这么孤单了。”
.
漫长如极夜的寒冬早已远去。
只是在利威尔心中,
那个冬天停滞,不曾化暖。

【小段子】归 -小叶子要回家←别理这个


.
下雪了。
莱戈拉斯还记得分别的时候,阿拉贡按着他的肩膀说:“雪花落下的时候,你就该回家了。”
后来,已经过了很多场雪了。
后来,阿拉贡去世了。
再后来,阿尔温也去了。
再后来,吉姆利也去了。
.
.
关于魔戒的故事被传颂了很多年,当年的人们却一个个变作沉默的墓碑。
.
看透这世界的荒凉,却无法结束这悲哀的存在。
这永生到底是伊露维塔赐予的礼物,
还是米尔寇打开的潘多拉盒子。
.
好累。
该回家了。
莱戈拉斯心想。
.
一个月后,
密林王国已经不远了,
莱戈拉斯停下了脚步,静静的躺在雪地里。

他想休息一会儿。

身体一寸一寸冷下去,
冷到麻木。
.
他似乎记起一点东西来了,
暮春时节原野上野花的烂漫,
深秋之时密林里火红的枫叶,
王殿擎起苍穹的巨大橡树林,
绝美的王后向他温柔的微笑。
.
nana......
.
莱戈拉斯做了个梦。

瑟兰迪尔站在王国的殿门口,面容一如既往的不起波澜,向莱戈拉斯伸出了一只手。
红色的枫叶铺满了小路,摇曳坠落的花朵都在唱歌。
莱戈拉斯感受到久违的安心,来自他父亲的温暖怀抱。
“我说过,当你回来的时候,我会为你用枫叶铺满你回家的路。”
“ada,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
风霜匿于眉宇,流浪交还远方,那些走过的雪与荒原,都在身后。
尘埃落定,
再没有比这更令人安心的了。


真心喜欢小叶子,至今还记得指环王3末尾他盛装而来参加好基友阿拉贡婚礼笑的一脸干净美好。他诠释了真正的精灵的美丽。这么多年来再也未曾看到如此圣洁的脸庞。
同样喜欢瑟兰迪尔,表面高贵冷艳其实深爱着自己的子民,总会想起霍比特人里他面对熊儿子拔剑相向和末尾决定不回去的时候那种心痛却无言的表情,哭死了无数妹子啊╮(╯▽╰)╭。
可惜没能知道小叶子的nana的故事,但看到过不少很棒的写王后的同人。
.
最美好的永远长存在心里。

你好,2015

2015.1.1
2015就这样到来了。
猝不及防。
十年就这样将近了。
.
我想起当年刚开始看盗笔的时候了,
一入此坑,
一生难忘。
.
小哥,让我们带你回家。
这一次,别再离开了。
.
新的一年,要依旧好好的爱着盗墓笔记呢。
.
你好,2015。

霍秀秀无能为力的十件事。

盗墓笔记。

孤舟。:


1 离你而去的人
没有完整的尸体,只能用衣冠冢代替。她站在队伍最前方,红肿着双眼咬破了下唇却依旧挺直脊背。这一方墓碑之下,葬的不止是霍仙姑,还有霍家大小姐。

2 流逝的时间
只要踏出自己的房门就得开始接受来自各方目光的检阅,恍惚间记起曾经也有过一段穿着超短裙走在街上无人回头的时光。

3 倒向你的墙
被阳光晒得暖和的墙面和掌心温度相差无几,破旧的老墙上满是残缺开裂的纹路,水泥块掉落身边撞起一片尘土。她闭上眼,这堵墙最终没有承受住来自另一边子弹的冲击力。

4 没有选择的出身
小时候别人都羡慕她不用背着书包去学校读书做作业,其实她也想在学校和一大群同龄人一起玩耍成长,但也只能是想。

5 莫名其妙的孤独
大年初一的夜晚,外面烟花鞭炮声响个没完。她把电视音量开到最大,自己一个人抱着暖宝宝窝在沙发上慢慢喝红糖水。

6 无可救药的喜欢
明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坚持着的暗恋,维持这份暗恋的很大一部分动力是因为这份暗恋是自己曾经的最后一个见证。

7 无可奈何的遗忘
偶然路过巷口看到了卖糖葫芦的老爷爷,微抿唇想了好一会也不记清那层红糖下山楂的味道。

8 永远的过去
有时候她坐在院子里会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不见了。直到她看见三个孩子追逐嬉笑从身边跑过,才想起以前那个抢着玩的七彩毽子后来丢了。

9 别人的嘲笑
“霍家让一个小丫头片子当家了?嘿,那早晚得败。”

10 不可避免的死亡
雷管在身前不过几十米的地方爆炸,他人惊慌尖叫的神情被尽收眼底。将来自己或许也会站在那个位置,死亡固然是不可避免的,但这并不是现在自己该思考的问题。

【tf小段子系列③】

[声蜂]

[上一篇说过我只会发刀子qwqqq]

[文笔渣]

[赶作业时的脑补而已]

——————————————
③至死方休
【拟人。cp声蜂.全体角斗士设定。角斗规则:每队五人,抽签上场,直至死亡才能上场下一名队员,以全部死亡为胜利标志】



站在角斗场里,Bumblebee痛苦的跪倒了.
身体很痛,却难及心的痛苦.
到底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要互相残杀呢?
但他没有选择,必须站起来继续战斗,咽下口中浓浓的血腥味儿.
自己的血,一点也不好喝.
恶心得要死.
但决斗下去,是为了他的朋友们能少一些敌人的唯一办法.

又一名敌人在他眼前迸出绚烂的血花,Bumblebee觉得满脸温热.血和他的眼泪混在了一块.
“好极了!博派的Bumblebee又一次成功杀死了对手!”主持人兴奋的吼叫着,“下一名狂派的角斗士是Soundwave!”
Bublebee瞪大了双眼,看到那个始终戴着护目镜的男人慢慢走入了场地,他感觉到自己握着剑的手正在颤抖.
沉默的走到Bumblebee的眼前,Soundwave凭借身高优势看着Bumblebee,在bee看来明亮的阳光自上而下倾泻在Soundwave的身上,明晃晃的太过耀眼.

“bee,杀死我,活下去.”Soundwave轻轻说道。大概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决定好自己的结局了吧?
“我做不到!”
“这样啊.....”
下一秒,Bumblebee就被狠狠的摔在地上,满脸的土灰,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被重重推倒在了地上,小石子刺进皮肤,一阵疼痛。
“你要杀了我吗,Soundwave?”他看着Soundwave没有一点波澜的脸。
“你死,或者我亡.”
Bumblebee听的很清楚,胸口里面突然疼的很厉害。
“Bumblebee,杀死你之后我会杀死你的朋友们,就算这样你也不还手吗?”Soundwave突然说道.用冷冽的眼神直视着bee。
Bumblebee的瞳孔猛的收缩,他还要守护他的朋友们,这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身体下意识做出了反应,等Bumblebee回过神来时,自己的那柄剑已经直直的插入Soundwave的身体.
仿佛得到了解脱,Soundwave微微一笑,重心不稳透过剑倒在了bee的怀里.
—————
【如果他的温暖并不是你的归乡,是火堆你也要拥抱他么,被烧成灰烬你也要爱他么?】
【是的.】
——————
回忆支离破碎,仿佛那年初遇,金发的少年牵住他的手,轻轻的说:
【握住我的手吧,最起码,你有我了.】

也许从那天起,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守护这个金发少年.
———————
“再见.”Soundwave用嘴型说道.
是再也不见了吧。

【tf小段子系列②】

[声蜂&路蜂]

[Soundwave死亡前提]

[我只会发刀子]



————————————————
②新生

Soundwave的房子在海边.因为bee曾对他说喜欢看海.
Bumblebee是凌晨的时候到达的,他跋涉千里过来看看Soundwave的房子,在Soundwave离开他很多年以后.
终究是...放不下呢.


这是bee第二次进入Soundwave房间.
简约朴素的风格依旧.
摆在枕头边的bee送的蜜蜂公仔依旧.
一切都是记忆中的模样,仿佛时光在这里静止,只为等那个人回来.
Bee叹了一口气,默默离开了房间,却在海边遇到了另一个人.一个穿着简便警服的家伙.
那人听到关门的声音,回过头冲Bee一笑,笑容有与Soundwave相似的温柔.

“Barricade?”
Barricade点点头,掏出脖子上挂着的那枚铂金戒指,朝bee晃了晃.
bee当然认得这枚戒指,因为另一枚正安静的躺在他的胸口,此刻却炙热的烫人.
“什么意思?”
“Soundwave其实早就知道他的病了,但他不想你一直沉浸在失去他的悲伤里,他希望你能重新爱上别的人.”
Barricade将bee搂入怀里,“本来想等你再长大一些再出手的。不过我还是等不了了。”他揉着bee被海风吹的乱七八糟的金发,小声说到.
bee突然笑出了声,这久违的莫名的安心.

不知何时,太阳已经升起了,赤金色的阳光落在二人的肩头,如同有千万只温暖的温柔的手,抚摸着bee由于僵硬太久而麻木的背脊和心脏.

bee笑着流出了眼泪.

谢谢你,Soundwave.
又有人能给我你的那种爱,如凌晨五点半海边的朝阳,明亮凌冽而又无比温柔.被一心一意的珍待.

【tf小段子系列①】

[主路蜂 声蜂 威擎 等等]

[小段子而已]

[第一次发小段子]

[。。。。]

——————————————

【路蜂】

太遥远的岁月,Barricade甚至记不清在赛博坦他是在哪儿见过Bumblebee的了。
只记得那时战火还没有燃遍整个星球,天空星辰倾泻的夜空还很美。
那时的Bumblebee笑的天真无邪.
那是后来战争中Barricade生命中的唯一亮光。

最后一战是在冬末初春的时候,霸天虎节节败退,追击敌军的Bumblebee的炮火穿过Barricade的火种仓时,Barricade突然回忆起曾经的Bumblebee在赛博坦星对他说道,“你明明就是个有灵魂的霸天虎啊.”
他的温暖太明亮,灼伤了Barricade.
就像此刻透心的疼痛.
然后堕入无尽的黑暗。

Bumblebee看着那个霸天虎的光学镜暗了下去,感觉全身从火种仓的地方,一寸一寸凉了下去。

后来,汽车人胜利了。
一切恢复了平静。
又一个冬天过去了,枯枝长出了新芽,黄色的草地慢慢被绿色覆盖,整个世界一点点恢复着生机。
只是对于Bublebee来说,
那个冬天停滞,不曾化暖。